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瑞能煤业王惠军散文——?师徒缘
发布时间:2020-10-30 15:18:08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师傅德高艺精湛,徒弟虚心不惧难。

与父母和兄弟姐妹的缘与生俱来,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割舍不断,也是这辈子怎样走也走不出的牵挂与依恋。这缘,或许会让你一世温暖。然而,有些缘或许是生命中后来的遇见,有的素净平淡,有的昙花一现,有的擦身而过,所有种种,都曾真实地走过你的心。

几多回忆,几多问候,都化成了美好的思绪,在炊烟飘渺时回荡,往往会勾起人们对往事的回忆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一直记得父亲和他师傅的师徒缘,时至今日,仍记忆犹新。

在七八十年代,煤矿工人在人们的印象中是“精诚掘进三千尺,求出乌金万人薪。君问薪水何处来,且看工人满面尘”。小的时候,就经常听父亲给我讲他和他师傅的故事,父亲的师傅姓任,每年的大年三十,父亲都会去看他,因为除夕当天是他的生日。

没参加工作以前,对师傅这个词语几乎没有什么概念,后来自己参加工作以后,才对师傅这个词的具体含义有了深刻的了解。

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,记得刚上班的时候,父亲把我送到工作单位,并且跟他的徒弟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照顾好我,因为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也就二十出头,刚从学校毕业,面对好多事情都束手无策,更谈不上有什么经验。

幸运的是,我的师傅就是父亲的徒弟,他对我们几个新来的工人特别的好,我们刚到单位就被分到充电房工作——给电机车的电瓶充电,硕大的电瓶一会儿要加蒸馏水,一会儿又要加稀释硫酸,这让毫无经验的我们直犯难。电瓶充电的时候,充电液咕咚咕咚的直冒泡,溅得到处都是,穿的纯棉裤子和袜子上面全是小窟窿,几天换一双袜子是常有的事。师傅看到我们这些没经验的徒弟无计可施,后来索性配硫酸的时候,他自己一个人配,让我们在旁边看,等硫酸配好以后,我们往电瓶里面加就行了。刚开始,还有点不太理解,以为师傅不愿意教我们,后来时间长了,才知道硫酸对人有危害,师傅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我们。
现在,我的师傅早已退休回老家多年了,只是从电话里面能听听他的声音,了解他的近况。现如今师傅已经是七十多岁了,身体也不像当年那么硬朗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师傅好像没有给我们讲过太多的大道理,但是从日常工作中汲取的简单又富有哲理的东西却挺多,是他教会了我们,不但工作要干得好,而且还要会做人。

工作是一代人接着一代人干下去的,我的师傅老了,已经不能再带徒弟了,可是工作就像一场接力赛,总需要有人接着干下去。这些年,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也越来越多,期间也遇到几个师傅,从他们身上,我学到了不少做人的道理,尤其是刚参加工作遇到的第一个师傅,他是一个对人忠诚为人厚道的人,同时也是一个简单的人。的确如此,和师傅在一起不需要花太多的心思去猜,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直白的人,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简单和直白,才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。

时过境迁,二十多年一晃就过去了,现在时常会想起当年当徒弟时候的情景,心里总觉得暖暖的,最主要的原因之一,可能就是因为师傅那种淳朴、踏实的做事原则,这些年一直影响和激励着我向前,所以特别感谢师傅交给我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。

一路捡拾,一路删减,一路走过,且行且珍惜。岁月的洪流冲散着身后的光阴,百转千回之后,依然能清楚地记得,那些散落在时光中的缘,这种缘虽已覆上记忆的青苔,却彰显着蓬勃与深遂,千丝万缕,感谢有你,我的师父,我的伯乐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香港王中王料精选资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