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一号煤矿刘文升散文——爷爷的双手
发布时间:2020-10-30 15:20:54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他的手十分厚实,足有门板那样宽,手背黝黑,上面似披上了一层老树的树皮般,纵横交错着一道道深浅不一、参差不齐的沟壑。手掌像被一种名为岁月的药水浸过,结满了黄色的茧子,摸着硬邦邦的,像一块块小石子,嵌在了那里。指节粗大,指头又宽又短。指甲缝里尽是污垢,斑斑点点,似乎怎么洗也洗不净。

这双手的主人,便是我的爷爷。

爷爷住在农村,而我则住在镇子上,一年也见不着四五次。一回去他就像捡了个宝似地看着我,孩子般地笑了,皱纹挤在一起,像一团揉皱了的纸,不由分说地塞给我一把不知从何处得来的好吃的。我上前将他拥住,他也紧紧地搂着我。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泥土,农作物和阳光混在一起的清香,像是为迎接我特地将衣物洗了又洗,带着一点淡淡的汗味。我不想离开这温暖的怀抱,只想时间停留得久一点,再久一点……

小时候,因父母工作,便将我寄住在爷爷家。爷爷常把我放在田埂上,劳作一会,便停下来朝我这边张望,生怕我丢失了似的。瞧见了,就对我笑,擦擦汗,又继续投身到忙碌之中去了,没有瞧见,就会焦急地用目光四下寻我,叫着我的名字。我玩得十分开心,经常是一双大手从背后突然抱起我,我惊恐地转过头,映入眼帘的是爷爷满头大汗的脸。我就笑了,擦擦爷爷的汗,又嫌太湿抹在爷爷的衣袖上。一阵风吹过,爷爷搂着我,哼唱着一首断断续续的山歌,我却伏在爷爷的肩头上睡着了。

我在老家生活了两年,也算半个“留守儿童”了,有时也会吵着找爸妈。爷爷就会用做竹篮剩下的竹条给我编小巧的动物。那双粗大的手灵活地上下翻飞,蝴蝶般轻盈,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沉重。头顶的光倾泻而下,印着他慈祥的黝黑的脸。爷爷将小动物递给我时,我还沉浸在那灵巧的动作中。爷爷就将我抱起,我才回过神,于是又高兴地举起双手,口齿不清地念着:“飞呦飞呦!”那双手默默地撑着我,传递给我无尽的快乐。

就是这双手,陪我度过了愉快的童年,和它的主人一样,历尽了岁月的洗礼,沉淀下杂质。看着这双手,甚至不能想象它和它的主人灵活的样子。它丑陋,但它却拥有最美的灵魂。(刘文升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香港王中王料精选资料大全